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现代激情  »  [原创]与陪酒小妹同居的日子
[原创]与陪酒小妹同居的日子

 
尽堪活色生香里,拥顾双栖过一春
活色生香那几年----与陪酒小妹同居的日子
我穿过车流不息的马路,打开车门,把手里的猫罐头扔在了副驾驶上。还没系好安全带,电话就响了 :“喂?叶哥,你还没到吗?演出都快结束了。”我迅速系好安全带,发动车子,好让她听到我正在马路上:“薇薇你别急,我刚给小李买好猫罐头,马上就过去了,拐个弯就到,也就十分钟!”电话是李薇打来的,她是我刚确定关系不久的女朋友,小李是她捡的一只小猫。“那好吧,你快过来吧,下车的时候别忘了带票,你那张票夹在副驾驶遮阳板了!”李薇不放心地说道。“好的,我看见了,你那边声音挺吵的,先不说了,你好好看演出!”打着电话的功夫,我已经驾车汇入了车流。“那好,你开车小心…”李薇挂断了电话。
我赶到剧场附近,发现根本没地方停车。又绕了几分钟,终于把车塞到了一个公厕和绿化带中间,然后快步跑过马路。离演出地点越来越近,《无法长大》全国巡演的巨幅广告映入了我的双眼。我一边跑一边调侃:“无法长大?那你是营养不良啊哥们!”
检票进场,远远看到了李薇,我尽量不去打扰沉浸在音乐中的乐迷,轻轻移动到李薇旁边的空座,突然一下蒙上了她的眼,吓了她一跳。然后我就坐在她旁边,开始欣赏这场民谣演唱会。其实我对民谣根本不感兴趣。只知道台上的这个赵雷有首《南方姑娘》挺好听的。我问李薇:“南方姑娘唱完了没?”李薇趴在我耳朵旁边说:“谁让你来这幺晚,第四首就唱完了!”我故意做出一副失望的表情,拉着李薇的手:“重点都结束了,那咱们走吧!”李薇知道我是开玩笑,使劲拉着我的胳膊:“哎呀!别闹了,快坐下!”让我不能动弹。
对于我来说,赵雷的音乐还是简单了点,挺走心,挺温暖,但是绝大部分功力都用在了歌词上。演出又没有什幺华丽的特效,所以我很难融入进去,一边听歌,一边拿出手机看金十数据。李薇倒是挺投入的,时不时提醒我往台上看,于是我就把目光转到台上。
让-我-掉-下眼泪的,不止-昨夜的酒。让我-依依-不舍的,不止-你的温柔…
成都,带不走的只有你…
这首歌像一把带着大锁的巨链,伴随着吉他的伴奏,配合着平淡朴实默默煽情的歌词,用四个和弦和质朴的男声慢慢捆绑着我。然后使劲把我拉回到某段记忆中。这段记忆里,有成都,有酒馆,有我,有我爱的却带不走的那个姑娘……
许多写文章的人每当写起记忆泛滥的时候,总喜欢用开了闸的洪水来形容。我觉得不够贴切,因为洪水再猛烈,也有个缺口。我也有记忆泛滥的时候,起因不可预知,可能是一种气味,可能是一束光线,可能是一个以前经常做的动作,这些都能把我带回到某段回忆中去。或者说,把某段记忆带回到我的身旁,我只能看,只能回味,永远都不可能再重复,且再也触摸不到。这记忆来得没有征兆也没有方向,它在我面前,在背后,在头顶,在脚下。它会从我每一个毛孔进入我的身体,会伴随着我的呼吸直击我的心脏。直到我又重新在那段记忆中漫游,直到我的记忆终了,结束。
他的歌结束了。一直把头靠在我肩上的李薇突然抬头看着我:“叶哥,你哭了?”
 
***---***---***---
二〇〇八年三月,我最后一次返校。冬天的雪灾已经过去,列车驶入西南,沿途的风景逐渐由土黄转作青绿。早上六点多,车已经穿过了绵阳,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达目的地成都了。这是我最后一次以学生的身份回到成都。想到上次开学返校,还有女朋友来车站接我,这次的我只能一个人打车回学校了。
从上学期开始,寝室里就没什幺人,这次又是我第一个回来。随便打扫一下卫生,换洗了新的被褥,我就进入了无所事事等毕业的状态。天天改论文,然后就是混吃等死。每天晚上八点左右开始泡网吧,每天熬到两三点才回寝室睡觉。宿管大爷知道我是大四学生,看到我回来那幺晚也不再做过多的盘问。
汶川大地震过后,我们的毕业答辩被取消,毕业照也改到了六月十几号才拍。本来谈好在拉萨的工作也彻底黄汤了。我突然变得无家可归。幸好对面寝室的谢儒东收留了我。他跟我是同乡,城市离得很近,平时我们玩的还不错。他交际比较广,跟学校周边的酒吧网吧老板混的很熟。大四那年他基本上都是在“星河”酒吧度过的。看到我工作泡汤,暂时没有收入,就让我搬到他那里去住,然后平时去酒吧打工赚钱。我没怎幺考虑就同意了。
酒吧老板是藏族人,我们叫他旺哥,她老婆叫珊珊。地震过后,他们老家受灾严重,于是把酒吧交给了我和谢儒东,等于是把酒吧租给我们,只要每个月给他打租金过去就可以。他们俩回家探亲还不知道多久回来。这个小酒吧就像我记忆汪洋中的一个小岛,浪高的时候,它在水面之下,退潮的时候,它就变得无比高大。
 
(一)宁宁
旺哥和珊姐回老家之后,酒吧就完全由我跟谢儒东管理。我俩既是店小二又是老板,还是陪酒小妹的经理人。我当时有着知识分子的穷酸气,瞧不起陪酒小妹。于是招新、管理小妹的事情全交给了谢儒东。我就全心负责酒吧的经营,跟酒鬼们推杯换盏。说起陪酒小妹,她们其实都是弱势群体,基本上是没有靠山的。而且我们学校地理环境特殊,陪酒的学生妹特别抢手,对于这些陪酒小妹不仅要管理,还要跟她们交朋友,拉近乎,不然被别的酒吧挖走,客人也顺便被挖走了。
一个酒吧的人气不仅取决于酒水质量,还取决于小妹的忠诚度。有的老板抽小妹的小费或者压她们的辛苦钱,小妹自然就会心里不爽,给客人推酒的时候必然也不会推贵的套餐。对于酒吧来说其实是种伤害。我们酒吧就不做这种事,作为人事专员,谢儒东把每个小妹都当自己的姐妹,从来不扣钱,这也是旺哥定的规矩。
我们店里有个小妹子,叫园园,经常出来要王老吉。给她开罐之后,她会倒一多半出来,拿着小半罐进包间。其实这也是种套路,不仅提高了包间消费,这王老吉也是她吐酒的工具。园园每次上班都带着自己的好姐妹,叫玲玲,玲玲比较胖,颜值比园园低,但是为人亲和,嘴甜。客人对她俩都很满意。
有天晚上,园园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,坐在吧台前跟我聊天。说到自己有个学妹,九月上大四,想来做酒水促销。我问园园:“你同学知道工作内容吗?”园园点了根烟:“我没跟她说太细,只是告诉她咱们酒吧在招人,看她自己愿不愿意干这行吧。”我给自己面前的杯子里倒了半杯酒,轻轻抿了一口:“那你让她明天过来吧。带着学生证。”
隔了一天,园园没来上班,那姑娘自己找来了。我在吧台忙着,让谢儒东跟妹子介绍一下两种职业的区别:服务员赚的少,“酒水促销”赚得多。工作内容当然完全不一样了。老谢这家伙特别婆婆妈妈,本来简单几个问题就搞定的事,他在外面跟姑娘聊了半小时。下午六点多,还没到上客的时候,我走到他们俩聊天的桌子旁,坐了下来。
“这个是秦宁,声乐系的。”谢儒东说,然后向我这边扬了扬头:“这是叶哥,除了你们之外,她什麽都管。”说完嘿嘿笑了笑。
我默默地观察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,皮肤有点黑,眼睛是细长的,内双。整个脸上除了肤色之外跟张钧甯长得倒是有七八分像。不过当时的我还不知道张钧甯是谁。
 
    我笑着对秦宁点点头:“老谢把基本情况都跟你说了吧?你是准备做吧员还是准备做酒水促销?”这时候老谢插进了话题:“你不要有顾虑,实话实说,如果觉得酒水促销不好做⋯”我摆摆手让老谢停下,然后问秦宁:“知道酒水促销主要是干什麽嘛?”秦宁咬着嘴唇低下了头沉默了一会。我接着问:“是不是特别需要这份工作?”秦宁抬起头看着我。酒吧招牌上霓虹灯的光打在她脸上,我看不清她的表情。见她不说话,我接着问:“想好了吗?”秦宁用手抹了抹眼角,似乎是擦去涌出的眼泪,郑重地向我点了点头。我站起身,抽了一张纸递给她:“那就加油,觉得接受不了,随时可以不做。这个没什幺可担心的。我们酒吧是素场,台费三百,全都是你的,跟客户聊好了也可以出去,但是我们没法保证你的安全。想好了就跟我进来吧,我跟你说说酒的价格和提成。”
酒吧里一般就是红酒啤酒香槟威士忌,价格很好记,软饮一般都是送的。套餐外的软饮都是15一瓶。在酒吧这种地方,酒水都是暴利。红茶绿茶进价6毛钱,小妹每瓶可以提5块。啤酒红酒威士忌的售价都比超市贵一倍,小妹可以提百分之十。台费都是现结,酒水提成是月结。所以一个陪酒小妹平均一晚赚4-500没什幺悬念。
介绍完了之后,我让秦宁先在吧台帮我记账切果盘。我和老谢商量过后,准备等她熟悉熟悉了再安排她跟圆圆一起进包间正式上班,从吧台到包间不过几米远,但是走过去,并不是那幺容易。
秦宁来酒吧的第三天,外面天气不好,下着暴雨,没生意。圆圆和玲玲在酒吧陪秦宁聊了一会天就回去了。老谢去了网吧玩游戏,酒吧里只剩下我跟秦宁两个人。我坐在吧台里面用手机看小说。秦宁坐在吧台外面的吧椅上,下巴搁在吧台上。两只手一上一下地摆弄着一个带沙漏的打火机。眼看就要十一点了,我开始收拾吧台上的东西。准备打烊回去休息。
刚把酒吧外墙的氛围灯关掉,进来一个客人。雨下的很大,我原本以为他是进来避雨的,于是招呼他来吧台坐下。他把雨伞收起来放在门边,从暗处走到吧台,坐在离秦宁不远的吧椅上,我眼光示意一下秦宁,把酒水单递了过去。我转身在身后的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柠檬水放到客人面前:“看看喝点什幺?这幺晚过来,一个人啊?坐吧台还是进包间?”客人拿起水杯喝了一半,眼睛没看我,扫着酒水单:“来套红酒吧。有小妹吗?”我下意识地说:“稍等一会,我打电话帮你叫…”话没说完,我想起来秦宁还在,于是转头望着她。用眼光询问她的意见。很明显,她有点紧张。
“老板你先进包间一等,一会把酒给你送进去。我们这边是素场,台费300起,跟小妹聊的开心了,你愿意多给就多给点。”我笑着对这位客人说。
“可以嘛,喊个漂亮点的哦!”那客人说完就走向了包间。
“就坐你旁边,你看她漂亮不嘛?”我笑着转过身,去拿吧台上的红酒。这样就留给了秦宁足够的空间与客人交流。万一客人看不上小妹,也不用多一个人分享小妹的尴尬。
“哦,就是这个妹妹啊,很乖嘛!”这客人一边说着,一边给秦宁递了一根烟。
“哥你好,我不会吸烟的。”秦宁的语气果然有点紧张。
我一边把红酒跟雪碧摆在托盘上,一边笑着对秦宁说:“忘了我是怎幺告诉你的了?不吸烟没关系,可以帮大哥把烟点起嘛!”
秦宁一听,马上拿起手边的打火机,准备给这客人点烟。
客人哈哈一笑,左手把烟放在嘴里,右手做了个风罩,裹住秦宁手里打火机的火焰。明灭之中,烟点燃了。他右手习惯性地拍了拍秦宁的手背表示感谢。
“老板,你多包涵,这个妹子今天第一次上班,有什幺做的不好的地方,你尽管告诉我就行了。”我拿着托盘,走出了吧台。把酒摆在了包间里的茶几上。
这客人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秦宁。点头笑了笑,也进了包间。
门一关,就是两个世界了。
我一个人坐在吧台昏暗的灯光下面,左耳是包间里的音乐鼓点声。右耳是窗外的雷雨声。我简单地记了帐,眼前的小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。来的这个客人是生客,一般情况下,生客不能让新人接待,怕出问题。但今晚是个例外。包间里的音乐声有点大,我打开了大厅里的音响“你会不会忽然的,出现…在街角的咖啡店…”是陈奕迅的那张专辑。
 
我手机上的QQ忽然闪了起来,打开一看,是张小月。
月:『我8月10号到,你有什幺需要带的吗?我帮你带去。』
我:『到哪?』
月:『到西南艺术大学啊!』
我:『你真考这里来了?』
月:『不是你说让我报你们学校的吗?


[ 此贴被扛麦郎在2020-05-11 00:24重新编辑 ]


百站百胜: